时代传媒网 - 时代快报 时代新闻 时代新媒体

首页 > 新闻 > 国内 > 正文

九江银行上饶分行3.5亿收储土地曝出惊人骗局 管理缺失再现

2018年7月10日,九江银行(6190.HK)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挂牌上市,成为江西省第二家上市银行。上市首日,开盘价便跌破10.6港元的发行价,盘中一度下跌近4%。

\

2000年末正式开业的九江银行,首次大范围出现在公众视野,即上市时股票下跌的尴尬。然而,最近又迎来新的尴尬:该银行上饶分行与授信客户弄虚作假,将收储土地暗中替换成公园、烈士纪念馆等公益性用地,致银行授信资金出现风险,被指性质特别恶劣。

3.5亿收储商用地 银行串通作假事发

江西万年国有资源投资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万年资源公司”),是九江银行上饶分行客户。工商资料显示,该公司系国有控股企业,位于万年县陈营镇建德大街62号,经营范围含园林绿化及房地产开发等。

2016年12月31日,九江银行上饶分行给予上述企业3.5亿元产业基金,期限为5年,方式为信用。2017年4月、7月、9月,分3次全额发放完毕。

\

九江银行一份内部通报显示:该笔基金到期由万年稻源投资开发有限公司股权回购,并提供相应增信措施。同时,九江银行与“万年资源公司”共同出资,设立万年县九赢投资管理中心,基金用途为收储万年县共829.79亩商住用地。

土地收储是指国家土地储备机构动用国家优先购买权力,对流入土地市场的土地使用权进行购买,通过土地整理后作为储备用地的过程。

东窗事发!土地在审批后发放前,坐标竟被人为迁移至它址。九江银行上饶分行没有上报总行,反而同客户串通弄虚作假,“改地不改证”。

\

九江银行多名内部人士证实:替换后的土地只有两块为净地,即已经完成拆除平整,不存在需要拆除的建筑物、构筑物等设施的土地。其余土地,却是公园和烈士纪念馆等公益性用地。

“性质特别恶劣!”九江银行内部人士对此称。

资金滞留长达10个月

与此同时,该发放的授信资金,被留作机构存款。自首笔资金发放至资金全额使用,授信资金最长在支行账户滞留达10个月。

\

九江银行的内部通报还披露出多个问题。土地收储价格超出原方案5421万元,但上饶分行未履行重新报批手续;业务经办人对拟收储的土地,初步估价为5.68亿元,但设计产品时仍按5亿元总体资金设计,对差额款项来源未明确由谁支付,从而给政府不予增加土地自由资金留有借口。

“因为管理混乱,土地证迟迟办不下来!”九江银行知情者称,授信资金虽已全额支付至万年县财政局,用于支付土地出让金,但因土地挂牌价高于审批金额,还有721万元土地款没有缴清,才导致了这个后果。

另外,该事件通报还称,九江银行上饶分行审批人员审查意见,对土地面积和四址描述明显错误,且在重新审批、审议中没有尽到职责,任由支行对该账户予以放款走款,置授信资金于不顾。

行长仅降薪罚款 内部质疑有“保护伞”

据了解,该3.5亿授信资金已全额使用完毕,审批要求的土地未予招拍挂,弄虚作假的土地已有九江银行进行竞拍,并缴纳5.5亿土地出让金。

\

九江银行通报显示,因部分土地款及有关税费未及时缴清,土地证无法及时办至土地产业基金成立的有限合伙企业名下,且该土地因附有公园、烈士纪念馆等公益性用地,而无法进行二级市场交易或开发,导致九江银行授信资金出现较大风险。

这次事件中,九江银行上饶分行行长朱序平,作为分行业务第一责任人,仅被处以下降1个薪点级、罚款5000元。业务授意办理的主要负责人张强强,也被撤职并处罚款5000元。另外,还对审查人员、核定人员等,给予2000元到5000元处罚。

而在多家媒体平台收到的举报信中,上饶分行行长朱序平等人,被指胆大妄为、捞钱取材,置国家和储户资金安全于不顾,甚至提到九江银行上饶分行黑幕重重。

九江银行多名知情者称,“弄虚作假”事件暴露后,朱序平等人利用盘根错节的关系网,企图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甚至召集相关人员订立攻守同盟,掩盖违法违纪事实。

相关资料显示,朱序平,系九江都昌人,1974年出生,1993年9月参加工作,2013年任九江银行上饶分行行长。

举报信还称,2014年、2015年前后,弋阳一房地产公司贷款2000万,九江银行上饶分行经办人收客户80万元贿赂,因索要发票遭拒而心生不满事发。该事件引起业内议论,也被认为行长默许或参与。

上市银行管理混乱风险或再现

九江银行上饶分行位于上饶市信州区五三大道87号。2013年12月11日,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西监管局批准核发金融许可证。

\

与之被指弄虚作假的“万年资源公司”,及万年县久赢投资管理中心,工商地址为万年县陈营镇建德大街62号,与万年县财政局在同一个办公地址。但目前已没有“万年资源公司”、万年县久赢投资管理中心的牌子,办公大楼平面图也无该办公室信息。

“这个事情如此小范围轻处理,现在都成了九江银行管理层和员工心里的阴影” 九江银行上饶分行有知情者感叹,长此以往,管理诟病必增多,会带来更多风险。

这被称之为九江银行“管理混乱”的缩影之一。

中科院应用生态研究所客座研究员吴琦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目前越来越多的城商行选择上市主要是补充资本金的需要,尤其是城商行,相对来说资本金压力更大。而部分城商行选择赴港IPO融资,一方面是因为内地相对来说审核更为严格,上市程序较为复杂;另一方面是城商行自身的问题,大多数从城市信用社改制而来,存在比如股权混乱、管理制度不完善等,距离A股上市要求有一定差距。也正因如此,城商行在港股估值偏低,难以获得投资者青睐。

\

九江银行在2016年年报中透露,截至2016年12月31日,该行存在尚未了结法律诉讼事项,其中涉诉1000万元以上的尚未了结案件约90项,即尚未了结的法律诉讼金额至少在9亿元以上。

公开报道称,九江银行除了不良贷款率偏高,同业负债情况也备受关注。2016年末,九江银行总负债较2015年末上涨30.41%。

工商资料和公开资料显示,九江市财政局、北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(北汽集团)、兴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,为九江银行三大股东。

江西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法律界人士认为,九江银行上饶分行土地“弄虚作假”事件中,如果分行和客户一起串通,贷款用途在书面上没有改变,应该调查其背后的侵占和贿赂情况,“若有证据证明侵占和贿赂,则构成刑事犯罪。”

银行管理界资深人士认为,九江作为一家上市银行,从城市信用社到城商行,再到上市银行,转型过程中弊病难免,如果不能引起足够重视,势必会带来更多风险,也会给股东带来投资之殇,更会让客户失去信心。

来源:http://www.haiyangribao.com/caijing/jingji/2019/0306/138.html

相关阅读
关键词:
责任编辑:林灵
复制链接 打印 收藏

文明社会,从理性发贴开始